学子时评

您当前所在位置 : 首页 > 学子时评 > 正文

【读书】《爱欲与文明》读后笔记

来源 : 时间 : 2018年04月15日 21:17 点击 :


伯特·马尔库塞(1898--1979),哲学家、美学家、法兰克福学派左翼主要代表,被西方誉为“新左派哲学家”。著有《爱欲与文明——对佛洛伊德思想的哲学探究》、《单向度的人》、《理性与革命》、《批判哲学研究》等。《爱欲与文明》是其主要著作之一,是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经典之作。

之前在室友那里借阅读过作者的《单向度的人》一书,真的很难看懂,这一类书都被我们誉为是“魔法书”,所以假期读这本书的时候是极其痛苦的,也是在一边结合各位大神的见解的情况下一边翻阅此书,但还是一知半解,故这篇读书笔记的理解很是浅显。

《爱欲与文明》对弗洛伊德思想的哲学探讨,“西格蒙特•弗洛伊德认为:文明以持久的征服人的本能为基础”,这是《爱欲与文明》导言里的第一句话,本书的副标题是“对弗洛伊德思想的哲学探究”,本书作者马尔库塞试图从哲学分析层面上将弗洛伊德思想中有关现实和政治方面的理论,与早期马克思主义的劳动异化和人类解放理论相联系,在日渐发展的西方文明中,揭示文明的不自由本质,在爱欲的解放中,探究一种非压抑性文明的存在方式。

弗洛伊德认为人首先是一种存在,因而人的本质首先就是与存在本质原则相一致的生命本能。这种生命本能就是爱欲。在现代文明中,人受到压抑,就因为作为他的本质的爱欲受到压抑。因此,马尔库塞指出,马克思说人的解放,实际上也就是指爱欲的解放。爱欲作为生命的本能既包括性欲也包括食欲、休息、消遣等其他生物欲望,爱欲的活动囊括了人类的一切活动。马尔库塞认为,解放爱欲的关键是解放劳动。换言之,就是要使爱欲进入劳动领域,使人摆脱异化劳动的痛苦,在劳动中获得快乐。

马尔库塞认为现代资本主义社会是压抑爱欲的社会,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劳动分工的日益专门化,人们在劳动中从事越来越单调乏味、千篇一律的操作,人越来越成为一种工具。同时,他指出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不但压抑人的欲望而且还把不属于人的本质的东西强加于人,把人的欲望和需要纳入整个资本主义秩序,使人们陷入深深的异化状态而麻木不仁。

弗洛伊德认为,由于社会物质生活资料的贫乏,因而人们为了生存而只能从事物质生活资料生产劳动,在物质资料匮乏的状况下,爱欲的实现是不可能的,而社会对爱欲的这种压抑也是正当的、合理的、必然的。   

社会物质资料的匮乏起初成为机构化压抑的借口,但随着科技的发展,资本主义社会的繁荣,物质生活资料充足了,但人们不仅没有获得爱欲的解放,反而更受压抑。人类文明的发展征服了匮乏,同时又挖去了操作原则自身所赖以存在的根基。  

我们追求爱欲的解放,我们创造爱欲解放的前提:高度的文明。但情况是文明的发展并没有解放爱欲,而是将绝大部分人紧紧的束缚在精细化分工的工作岗位上。马尔库塞为我们阐释了一种非压抑性文明的可能性,在安于现状庸庸碌碌的同时,用激情和动力去尝试创造非压抑性文明。


摘录:

在这个技术世纪的鼎盛期,游击战的蔓延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事件:人体的能量反抗着不堪忍受的压抑,并与这种压抑做殊死斗争。

代表着整体的无可置疑的特权禁忌一直在被坚持和实施着,而且人们越是认为整体由自由个体构成,就越是会野蛮地坚持和实施这种禁忌。

人对人最有效征服和摧残恰恰发生在文明之巅,恰恰发生在人类的物质和精神成就仿佛可以使人建立一个真正的自由的世界的时刻。

在富裕社会里,当局几乎无需证明其统治之合理,他们提供大量的物品,确保臣民的性欲力量和攻击力量,他们处于善恶之外,在他们的逻辑中,没有矛盾律的地位。

人的劳动是一种自我推进的力量,它使人对生产设施的屈从以及与之相伴的过时的生存斗争方式持久存在下去。

向死亡退却也就是在无意识地逃离痛苦和缺乏,它表现了反痛苦、反压抑的永恒斗争。

人的一生中,为了竭力确认人在来世的样子,浪费了多少时间,想作出这个发现的努力越大,人对于其生存的现世就知道越少。

它不仅回顾一个土著的金色的过去,而且也展望一切尚未实现,但可以实现的可能性。

文明,不管多么富庶,总是依赖于稳定的、有条不紊的工作,同时也依赖于延缓令人不快的满足。

在文明的发展过程中,自由只有作为解放才有可能实现,而解放随统治而来,同时又导致对统治的重新肯定。

意志乃是解放者、造福者,但你们现在也必须知道,意志本身还是一个囚犯,因为它对时间无能为力,过去不但没有得到解放,而且,由于没有解放,而继续阻碍着一切解放。

在万事万物中,艰苦工作成了一种美德而不是为我们的远祖一直宣传的祸害……我们的孩子应当这样来培养他们的后代,使他们不必去从事那种可构成神经症病因的工作。非工作不可乃是一种神经症状,它是一种安慰,它企图使人感觉自己有价值,即使是在他对他的工作没有任何需要的时候。

人的自由不仅是个人的私事,但是如果自由也不是一种私事的话,那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在爱欲的实现中,它遵从着从对一个人肉体的爱到对他人肉体的爱,再到对于美的作品和消遣的爱,最后到美的知识的爱,是一个完整的上升曲线。通向高级文化之路要经过一个真正的同性恋阶段。

把装配线上,办公室里和商店中的各种操作与本能需要相连接,就等于是在把人性的丧失作为快乐来赞美。

说这是一个天职,因此必须履行,这实际上就是最极端的异化,是本能自由和理智自由的彻底丧失。

死亡同其他必然性一样,也可以变得很合理,即变得无痛苦。人可以无忧无虑地死去。只要他们知道,他们所爱的东西没有遭受痛苦和被人忘却。在生命实现后,他们可以在一个自己选择的时刻自取灭亡。

对文明提出巨大控告的,不是那些死亡的人,而是那些在他们必须死亡和希望死亡之前就已经过早死去的人,那些痛苦死去的人。

 

 

 

关闭